苏南反清乡第一枪在这里响起。

频道:学院 日期: 浏览:150

新闻记者 范昕怡 韩雷 潘朝晖

3月下旬,太仓举办党史学习文化教育动员大会,快速刮起党史学习文化教育风潮。同一天,太仓市委市政府党史学习文化教育领导组在太仓历史博物馆运行“杰出开始——我党建立历史时间图片展”巡回展。

走入太仓历史博物馆四楼的太仓改革历史时间展览馆,严肃认真端庄的展览厅内,许多 群众在太仓历史博物馆宣教部负责人章静宜的领着下参观考察。“如今大家赶到苏北反‘清乡’抗争的宣传栏前,这张老照片拍攝的是日伪使用1.八万军力对苏常太镇昆地域开展国防‘清乡’的情景。”章静宜说。

从太仓历史博物馆开车往东北方行车约三十分钟,便赶到大桥镇方桥村。眼下这片春意盎然昂然、平静和谐的土地资源,是当初拉响新四军苏北反“清乡”抗争“第一枪”的遗迹。一段峥嵘岁月就在这里扯开——

抗日战争时期,日军运用其扶持的汪伪政府,方案策划对大街小巷抗日革命老区开展“清乡”的诡计,并明确先南后北、分期付款“清乡”的流程。在其中,第一阶段第一期总体目标为苏常太镇昆地域,包含苏州的吴县市、常熟、太仓、昆山市4县的一部分地域,占地面积约为1800平方千米。

1941年7月,日伪逐渐对太仓地域“清乡”,“清乡”军力包含日伪军、情报员以内大概有3000多的人,分驻于城厢、支塘、沙溪镇、璜泾、大桥、浏河等地。另外,日伪在太仓长江沿岸和太浏铁路沿线用竹篱笆和铁网,构建一条绵延不断54千米的防线。

推行大范畴封禁后,日伪军入驻马店镇,运用主要河流、道路为界,攻占、切分“清乡”地区,产生网状结构封禁。就是这样,日伪军采用拉网战略、分进合击,抵抗日游击战武裝开展“篦梳式”剿灭。更甚的是,日伪军还对政冶、经济发展、文化艺术层面开展抢掠和盘剥。

在日伪执行“清乡”前,苏常太镇统战部依据上级指示,把工作中重心点转到反“清乡”抗争。那时候,在日伪防线内,反“清乡”精锐部队五十五团仅6个连,不上1000人,众寡悬殊。依据布署,五十五团政治处负责人钟发宗带领七连从常熟前去太仓,与县政府机关40余名汇聚,进行武裝反“清乡”抗争。

作战乘势而上。剖析军情后,钟发宗与太仓交通局长杨子清、县委书记郭曦晨等决策主动进攻,由七连主要,县中队相互配合狙击援敌,进攻大桥镇方桥村日军聚集点。有夜,七连向方桥村日军聚集点进行进攻,作战一度十分激烈艰难。出乎意料的是,大战时发觉军情产生变化,该聚集点里的日军有所增加,再强攻于己不好,因此七连决策退出作战。

次日一早,军队开展战略转移,中途数次受敌包围着围攻,七连教导员朱明、排长周堂受受伤,营长朱扣宝等被俘虏。冲出重围后,七连仅剩五六十人返回常熟革命老区。

回首过去,太仓市史志办工作员章昌健感叹地说,尽管方桥村作战损害很大,但拉响了新四军苏北反“清乡”抗争的“第一枪”,并且产生在对手自觉得已操纵的势力内,对日伪军振动巨大,制约了对手的军力,弄乱对手的“清乡”布署。

在间距战事当场往北不上一百米,是当初亲眼看到方桥村作战的陆焕球老人。缺憾的是,老年人年过九旬脑中风卧床不起,新闻记者没能亲耳倾听他讲诉当初的作战情景。2009年,老年人接纳太仓电视台节目访谈时追忆,“1941年7月中下旬某一天晚上,我睡觉中听见枪炮声,显卡交火的竞技场隔得十分近,等枪响停歇后,发觉日伪军小队长和一个卫兵去世了。第二天,我爸爸和别的2个群众把放弃的新四军战士职业埋到我们家的地里,就在我爷爷的坟边。”

那时候,方桥村作战完毕后,新四军精锐部队撒离。但太仓军警民应对对手,坚持不懈与敌周璇,就地进行抗争。依据历史资料记述,在杨子清请示报告反“清乡”工作中中途放弃后,继任交通局长的翁曦到日伪聚集点散发传单、张贴标语,并前去镇压反革命卖国贼,威慑对手、鼓励人民群众;区县党员干部到乡村开展工作,平稳人心;县中队在晚间打冷枪、摸敌哨,埋伏对手的护卫队,迁移对手视野,保护新四军主要安全性迁移;太仓广大群众不管不顾本身祸福,想方设法地保护党员领导干部、新四军及地区武装人员,照料伤病员。

战争硝烟散尽,革命先辈在这方面土地资源上造就的爱国主义精神精神实质,仍然是这一时期最宝贵的精神食粮。现如今,战争留有的鲜红色气血,将在新时期容光焕发新作为。

当下,方桥村变化发展趋势构思,灵活运用区镇颁布的“三优三保”、占补平衡奖补等现行政策,有序推进折迁治理、拆旧复垦,完成经济收益和环境效益的互利共赢。去年年底,方桥各村各寨级可靠性收益达1000万元。村领导班子周俊表明,将再次促进农业农村高质量发展,进行集古街文旅产业、红色研学产业基地、智能农业、艺术创意感受等多名一体的特点新项目,向“绿色生态优、村子美、产业链特、农户富、团体强、村风好”的总体目标阔步前进。